阿废废

山云做幕 攀岩观火

子瞻先生。♡

摘纪录: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苏轼 《晁错论》


感谢推荐

炫耀1下我的斤斤宝贝

转载自:峙而

归日新旧事


香蜜完结了。

消失的一个月时间 我追完了一部剧bushi

去了三个地方 跟了两批人 做了一些曾经准备过很久的事 也头脑发热冲动了。

成人了。也要成为大学生了。

钢琴依旧没有进步 所以我方才依旧在思虑我是不是应该再等一等。

但是我觉得 很多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一念冲动 而我竟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从来都是个未雨绸缪的人 会思前想后很多 踌躇不定很多 左右摇摆很多。

想要有个信仰 于是去追求信仰 为了善报 而行善事。

先前我母亲痛斥我伪善 我想想的确如此。

从来都是告诉自己顺从天意 去接受 去适应。

在给曹的信里也写 我似乎还是做不了什么决定 大的说了不算 小的就随他算了。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也想 神祇仙君是不是也会有怒其不争的念头呢 把所有的一切托付给他们自己做个洒脱人 真的会求得所愿吗。

今天是个节点 结束及是开始。

前篇旧事 过则改之 善则加勉。

回来了 好好做人。

心若存爱者 何惧忧与怖。

【磊伦】你曾捉住过风吗 /下


上篇

——————



我是你的,你是我的。




红的,绿的,高的,矮的,丝状缠绵的,清澈规矩的。

甜的,苦的,你的,我的,生死相依的,江湖相忘的。

无秩序的排满整个房间,他跪坐在地上看满目琳琅。

各式各样的琉璃瓶里装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流动或沉寂,生命或衰亡。

他看得太明白了。

就是最近的这一罐叫他茫然。

一切都是等价交换,各取所需。所以颜色会散,状态会变,蓝色炽灯下像钻石晶体折射的光芒也是罔象,砸破后会头也不回地划烂你的血肉,叫你清醒过来。

可它只是一动不动立在这里。其中只有一缕空气。




伦比醒了。

这种天气果然是适合睡眠的。不过是伏在桌上小憩一会儿便昏昏沉沉,还做了一连几个扑朔的梦。

他没有抬头,目及之处还是黑暗。

所谓万化,所谓造化。

他心头梗着一句话。睡醒后依然神志不清醒,他这么笑自己。

孤独是甜的,你是苦的。




不知是出了一身虚汗还是蜷缩着的闷热,全身上下黏糊糊的感觉叫他不自在。半梦醒间他觉得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睡醒后他还能再活一次。

可是命啊。

看起来是自己做主,生死存亡还是全靠天意。

他还有很多可以拿的出手的条件,又不可否认是在自取灭亡。

怎么说,这样算是跟老天唱翻腔吗。

他伏着首暗暗笑出声,低沉的气音像穹顶上的罡风。




“吴语,你怎么还不回来看看我呀。”




“你抬头看看我呀。”




和风有渰,祁祁习习。




然后把伦比吓得蹦了起来。




轰隆。

思恋的大坝被他惊慌失措地推倒了。




心跳杂着是他低沉又温和的声音。伦比努力安抚自己狂蹦的心。

仿佛雷声中卷起不相符的清风。

对方也不动,就这么笔直杵在那,也盯着他的双眸。
好近。

一点都不真实。

无法控制的余惊让他起了满身疙瘩又抖了抖,于是他看到相对的男人笑开了嘴角。




“伦哥。”

“你比视频里要胖诶。”




Okay。Fine。

就是他了。




吴语回来了。




他不知在紧张什么,眼神飘飘忽忽往四周寻去,轻轻攥了攥抵住掌心的柔软。

左手墙边崭新的黑色箱包带着半分肃杀靠着那块就要剥落的墙皮,惹上几丝尘埃。

上面躺着一朵花。

吴语走到他边上从伦比身后抽了张凳子,摆摆好正想坐下。随意一打眼却捕到那寸注目眼光,顷刻弯了眼角。起身几步拈起那朵花儿在指尖转悠几圈,红粉裂波状的花缘打着旋儿又张开了点,露红烟紫,娇媚明艳。




“哥,你这么想我,奖你一朵大红花噢。”

男人调笑的语气不轻不重敲在耳边,振开的余波就在周身荡得浅浅。他接过那朵形如喇叭的大红花,用指腹轻轻捏了捏。

“它怕冷喜热,在沙漠里开得最猛了。”

男人侧着脑袋柔声。未改的南方口音叫他依稀听出几分年少的味道。

“叫什么天宝花,有点土土的。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更喜欢。”

伦比抬眼看着咫尺的男人,不知是不是还未睡醒的恍惚让他险要沉沦浸那双清明的目。

吴语看着眼前紧张得睫毛都发颤的兄长又忍不住笑开,眉眼的弧度亮得像掩在云后的日光。

“叫沙漠玫瑰。”




五瓣的花瓣让他一不小心揪了两片,殷红一霎脱了绿意,兀自散在灰白的桌案。两瓣朱色相叠,聚成更浓艳,一如此时两瓣充血的唇齿相贴。

是人间独有的奇妙反应。没有电光火石,也没有蜜语甜言,像是风在一瞬间带来上天的指意,要两朵依偎的灵魂藕断也丝连。

所以久别重逢也没有誓言,他们互相以吻封缄。




——啊。我知道了。

伦比在吴语撤开后依然有些恍惚,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姑娘的问题。

“我知道是谁了。”

他盯着眼前人,蓦地笑得灼灼。




吴语抬手与摁在桌面的青葱相叠,小指蹭到角落翘着的日历纸。他眯缝着眼扫过满满两行的趋吉事,突然启唇。

“哥,走吧。”

“去看看不知道我爱人喜欢那套房吗。”




风还是很大。

一下子把伦比吹醒了。




不知道是让风吹回了吴语,还是吴语带来了风。

可他却妄想,风就这么停下了。




他尽力褶出眼唇的弧度去对着吴语,很小声很小声地说。

“不用啦。”




谁能捉住风呀。




“哥。”

“你世界里这时候的风都是凉的。”




伦比没听明白。

他默默地望着那张润红的唇。

吴语张了嘴又合上,像是思虑,又有些焦灼。




“我……”

“我想说。”

“或许两个畏寒的人一起生活会更加契合。”




伦比愣愣的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突然缓过神来。眼梢才吊起一分,又叫那人忙抢去了话头。




“伦哥。”

“哥。”

“我们可以一起做世上一切的一切了。”

“所有的事。”




“我们一样了。”




吴语迫切的声调降成平稳,伦比看这双眼压抑着泪光,却汹涌出虔诚。

他要怎么舍得再让这人背负自己的业障。

因缘定数,原来从一开始就是成双。




吴语忽然转了口气作一副端正神色。

“这几天下雨,不好种花。我叫人等天气好了,把鸟不拉市所有的花坛里路两旁都种满这种花。”

他用下巴别了别桌上的红。

“然后像蒋先生种法桐。我要告诉鸟不拉市的所有人,这片土地被你承包了。”

说完吴语禁不住笑出声,轻轻勾勾他小指,眨巴眨巴眼睛对他示好。

“到时候我们回来,就能看到遍地的大红花。”

“可比老师送你的那一小朵酷炫多了。”

“对不对呀。好不好吗。哥。”

伦比不说话,只这样望着他,然后悄悄伸出食指挠了挠他掌心。

于是吴语看到写满情意而坚定的眼神,正打着奶泡泡咕噜咕噜地撞到了他心上。




“我们走吧。”

吴语俯下身子拉平了视线对着那双柔媚的凤眼。




“鲜花给你,大厦给你,自由给你。”

“我给你。”



—end



等待是最温柔的情话。

彼此等待 再等来彼此。

我很喜欢久别重逢的剧情。

文笔不佳 想表达很多却只能兀自感动。现代文不是我熟悉的风格…所以写完后的每天都在改动 其实还是不太满意 但是改了差不多一星期了…改不动了。土下座

*加粗依然取自曾轶可的作品。《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再次借机安利曾轶可 她真的有独立的灵魂。

【润旭】不度

问谁?问谁去声诉。

在这冻沉沉的深夜,凄风吹拂他的新墓。



天帝即位,六界归一。

是天界的帝王。

润玉拂了袖盈盈迈步踏进一方殿堂,未染尘莽,四处还是空荡。

琉璃灯已装上,红火楹①择下几支装饰璧廊,案上烛火摇摇晃晃,只这瓷杯些许泛黄。

从前是满目白苍,如今倒是琳琅。

他含了笑走近,红烛泛着暗光,招呼他坐下,再叙旧一场。

“都先退下罢。”

他再禁不住这锋芒。



彼时一只乌木簪便挽起青瀑,如今金冠高束,帛衣夺目。

他不再是璇玑宫门前的戏水小龙,也不必日日守着暗夜不复。

探手取下壁上一朵花,明艳耀眼开得正好,五瓣似羽,团团相簇。他未曾去想这花期多长,就像他从不知生死存亡。

这不是好生活着么。



莫错过,在这清波里优游,青脐与红鳍。



这方水塘还是澹澹,岁月悠悠也未带走它什么,或带来什么。它还是接纳一切,接纳爱与包容,接纳恨与狠厉。

自卑怯懦隐忍,它通通尝过,只用那柔波裹住他,叫他但行善事,叫他莫问前程。

他二指一探汲一汪水于掌心,看它聚着晃动却从掌缘淌下,丝缕涸成垂滴不过一瞬。他注视月下泛光的水渍,亮而透的月光仿佛穿过皮囊,这坠下的莫是水,是血泪。

指长捱不过薄掌,这双手能扼住世间万物,却捧不住那一个。



弄了衣摆于岸旁倚下,如无数个夜一般,他们相互依存,守星护月,为了那个人。

幼时记趣,常戏水于湖中,曳龙尾显龙形,激荡水波万里。稚童岸旁观望,心生羡意,踏足点水又畏而却步,颜色颓丧。

他留了心在小孩身上,化人身游至塘边以肘撑地:“可是想下来?”

凤眸微亮又拧了个弧,操着奶音故作正经:“可旭凤不识水性,不能同兄长一起玩乐。”言罢又扬扬眉头彰显无谓,“坐于岸上看兄长也是乐趣。”

两人年岁相差不大,左右不过三四千年,可小孩身旁宠命优渥昼日三接,奇珍异宝花团锦簇较之这清清冷冷璇玑宫相去甚远,遂了他早是明白收敛脾性藏锋敛锐,可小孩依旧不知世故纯一不杂。眼下口口声声说着无事,满眼皆为迫切。

有趣的紧。

润玉伸手拽拽大红衣摆对人眨眨眼:“那我驮着你游水,如何?”

还未完全长开的龙尾已显出雄伟之势,九九阳粼于水光耀目,小孩倾身抚上几片柔粼,惊叹出声。

“兄长的鳞片竟是如此细腻。”语毕再拨弄几回喃喃,“我还以为会硌手呢。”

童言稚语惹得小龙轻声失笑,一卷尾巴又演回龙身,戛铜之声震彻,一声轰鸣盖过了小孩儿伏在背上的惊叫。

旭凤两手牢牢攥紧了背上的龙鳞,整个人攀附在兄长背后又惊又喜。

他从未如此欢喜过。

小龙驮着小儿于水面游行,过处皆涌起波涛澎翻清浪,惹得一声又一声雀跃欢呼。小龙也不过这般年纪,暗自得意便也张扬起来。于是呵气成云吐气雾,一时间水面仙气腾腾,云雾缭绕,一副盛景。

仙池无边,二人闹开了便愈行愈远亦愈发肆意。把不住力一个甩尾,润玉身上忽的没了动静,忙不迭一惊回头看去。



凤凰展翅。气贯长虹。



头足象天地,目背象日月。五色备举,濯羽弱水,鸣动八风,气应时雨。

见,则天下大安宁。



小龙亦是头一次见着此番明耀之景。才明了百鸟之王的摄目艳丽,勾人心魄。

振翅羽过之处无一莫金光慧闪,五彩朝晖。要天地失色,皆为之动容。

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游龙戏凤,河清云庆,祥瑞之至。



潋滟水光见着他们长大,再见着他们越踏越深。

背天地德,负父母恩,穹顶之下千万生灵将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彼而藏却坚忍,一意孤行莫回头。

荒谬之事叫他们做了尽,一池春水,一醉方休。



这黑夜,深沉的,环包着大地:笼罩着你与我——
你,静凄凄的安眠在墓底;我,在迷醉里摩挲。



旭凤逝在他为天帝那日。



但青曦已在那天边吐露,苏醒的林鸟,已在远近间相应的喧呼——

又是一度清晓。



终要散去这玄幕。

日欲出东方,则月悄隐,星辰失色。

他至今不明为何天道依旧不由自己。

分明这帝位已成,华冠已戴,却依然教他听任天命。

老君说仙魄散尽幽魂去,愿君节哀。



可他不信。

他是这天帝。



他寻遍天上人间轮回道,牛鬼蛇神魔魅途,蠃鳞毛羽昆之五虫万怪都叫他查了个天翻地覆。

六界不度。



他听金乌啼鸣,响彻云霄;他看晨曦初现,霞光万道。

却不闻鸾吟凤唱贺世好,不见五彩鸟翱翔四海,提扶逍遥。



天上莫有逝者火神之墓。

仙人皆道这天帝不信斯人已矣,火神之位也久缺不补。

润玉拂袖腾飞离了空殿,行去仓促。回眸一眼,见淡云流水空付。



——岂能让他无归处。这身心亘久,送他作宫墓。





—end—





①:红火楹,又名凤凰花。

*加粗均取改自徐志摩诗《问谁》。

*文中藏着一辆曾经的润♂旭车 找不找得到看各位造化了x

*算是退坑文了x缘见。

【磊伦】你曾捉住过风吗 /上


摘去鲜花,然后种出大厦。



鸟不拉市这几日的风尘愈发大了,听新闻说是远处有阵暴风,目前看路线打不到这儿来,只是影响了点儿风雨。

伦比趁方才一点雨隙才开开窗户,这会儿又刮进来阵风沙,带着湿润粘在墙上,泛着恶劣的雨腥味儿。

脏且黏。这种天气。

他搓搓手臂又得蹬直才盘坐下的腿,揪了块抹布去擦蒙的尘。

土块和沙砾携带着的凉意很微薄,却又分明。像是离别那天也落了场小雨,黄色小伞只撑住那一个人的身影。土红的行李箱是布的,溅起来水凼里的堆积,还要受天上撒下的挫。它晕染开一滴一滴,晦涩与暗沉的棕。

那场雨落了六日,细细绵绵,却把夏天就这么下过去了。



伦比看着窗外杆上的旌旗,有些破落了,又纤薄,被风吹得乱舞又不知所措。他关上了窗。

闭塞的室内略带闷湿,他赤脚踩在几块微微翘起的木地板上。两年前一场暴风雨推了洪水,虽无死伤,可也淹坏了不少东西。地板、唯一一双牛皮鞋、埋起来的一罐儿黄酒、还有一本小册子。

他摁了风扇的一档又盘腿坐下,听着左耳的呼呼风声与右耳隔壁轰隆的空调外机。这毛病在夏日里是吃香的,热极了顶着大太阳出去溜达一圈儿也就湿了前额,何况这种下雨的降温天。

啊。说起来那本小册子。

他侧了脑袋往案下隔着的屉里瞧。上回一个小毛孩子一看到就撒手不放叫他担心了好一阵子,忙不迭塞进了最里头,没见着竟给忘了。

他伸长了臂去掏,脑袋都别过来了才堪堪触到一角,面目狰狞着将它撵了出来。

放进去算是有段时日,屉子本就不太干净,这么一搁便又染了不少灰。伦比瞧见那块抹布,伸手去拿却又蹙了眉。

别让弄脏了这本子。

收了手指尖捻捻那层薄灰,往大腿蹭两蹭忽的按到一团物什——

小雀儿。软缎捏在手里细而滑腻,是前几日那条弄堂口的小姑娘送的帕子,说是最近手工大有长进。她见了面递上手巾笑眯眯地说,今天在电视上见着吴语哥哥了。

她说,吴语哥哥可越长越帅啦。

我偷偷跟你说噢,小时候我妈可嫌弃他了呢,又痴又呆,没想到现在这么能干。

她说,看电视里吴语哥哥在甲都买了栋楼诶,我妈说那地方可厉害了,他竟然一买就是整整一栋。



她说,吴语哥哥对着镜头笑得好好看呀,然后很温柔很温柔地说,那是给他爱人买的诶。



——伦比哥哥,你知道是谁吗?



他抖开帕子用了点劲儿拭去粉尘。乳白底色沾了灰,小黄鸟儿也脏兮兮的。

这本册子也放了些许年头了,纸张倒没怎么泛黄,只是偶尔爬出又隐去的书虫把他吓得不轻。

是一本“成长纪念册”。



吴语的成长纪念册。



没有他很小时候的相片,再翻开入眼已是上了小学的小男生。那会儿日子辛苦,一个人拉扯这家伙还要找无踪的妹妹,柴米油盐课本文具,相机手机是想也不去想的东西。说起来也有意思,这第一张照片是站在路口那家彩票店门外拍的。彩票店开了好些年了,兄弟俩也从来没进去打张玩玩。一次交了电费回来,不知是不是那晚店门口的霓虹灯点的太亮,找来的硬币不知不觉换成了一张随口报的几个号。回家吃完饭小朋友坐在小马扎盯着电视,忽然大叫一声冲过去一把圈住正在洗碗的窄腰,吓得他哥猛地一抖磕破了只碗口。

六千块钱啊。街坊邻居知道了也乐的不行,直夸这小子小时候痴傻,越长倒越灵光了。

两套新衣服,两双新鞋,拿顶时髦的棒球帽。可还剩呢。

“咱们去买俩手机吧,现在都能翻盖儿了,还能照相呢。”

这傻小子攥着手机和那张彩票,笑得眼睛里都放光。

可惜那两只老手机不知几年前给了收废品的,皮鞋也被那场大水泡烂了。



这是初二的照片了。

吴语手里拿着一支玫瑰花。

那是他第一次真的见到这种花。沙漠里头能见着白杨杂草仙人掌,一点点植被与绿已是恩赐,哪里能见着艳丽饱满的鲜花。

那朵玫瑰是新来的老师出去玩带回来的,老师笑眯眯地对他说,拿回去送给你哥哥吧。

“哥,老师说我考得好奖我一朵大红花。”

于是有了这张照片。



再后来的照片就越来越清楚了,两个人的身影也越来越多。

“和伦哥第一次合照。”

“和伦哥看烟花。新年快乐。”

“和伦哥看电影儿去了,他哭得跟兔子似的哈哈哈。”



“他出去了。”

那是最后一张照片,没有正脸,连背影也是模糊的。他离开的缓慢,沉重而坚决。

——读书人嘛。应该出去闯闯的。



屋外风还在刮,雨又下大了些。

不知道小雀的栖身之所称意否,高楼里还有玫瑰吗。





我是你的,但你是自由。



下一次视频一定要问问这小孩儿心上人是谁。

这还没飞几年呢,翅膀就硬了连要谈对象都不和哥说。

伦比想起又有些愤愤,他把当时无法言喻的心情归结为“儿大不中留”的感慨。

大城市里的姑娘一个个儿应该都出类拔萃,倒省了他挑三拣四。

小语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眼光应该不会差的。

况且这都买了栋楼了。

他不觉皱了皱鼻子呼出一声气,风过正巧撞在窗棂上,砰的一声险些把他惊得弹起。



要是能出去看看他就好了。



在知道小朋友有钟意之人后伦比的日常越发往空巢老人靠拢。

香水铺的生意素来不咸不淡,小镇往来也就这么一群人,唯有在观光客来时才能有些可观的收入。这几日天气糟糕,每天除了三餐有所变化外是愈发无趣。

他擦干净最后一个盛着“尼加拉瀑布”味儿香水的瓶,抖抖手腕撅着屁股又坐下了。檐下还在垂着雨,隔壁不锈钢雨棚的嘈杂声倒是停了。他伸出二指将桌角日历沿着痕撕去,黄历显示今天日子还不错。

宜祈福,宜出行,宜入宅。

在交换了那么多东西后,神祇仙君反而没那么可倚赖了。

世间的苦恨或快意,神仙或许自一开始就划到了命里去。

伦比在这种时候也会想想,或许自己的胆量还在。他还是敢去和见不着的天意抗争,用他赐给的躯干或精神。

用灵魂。

土地还是潮湿,它埋了太多不可言说的秘密,要所有人守口如瓶。

每个人的灵魂都是一缕空气。伦比把自己的抽了出来,添给了吴语。

吴语就成了风。





—tbc




*加粗均为歌词 分别出自Shine《燕尾蝶》和曾轶可《爱是一切》

*偷偷安利曾轶可x

不好意吸大家 我没有变好

这次回来纯粹只是想发个车x

再给我些时间吧(๑•́ ㉨ •̀๑)我有在努力好好生活o

评论推荐小红心的提示我都没点开 竟然有好几十个我真的吓死了……

等我真正回来 我们再好好打声招呼说抱歉啦!

真的很感谢你们o!!!

只有半夜有灵感的肾亏女孩熬了三个晚上终于在今天凌晨四点前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_(:τ」∠)_

真的给图片质量搞了很久 折腾到四点半还是不知道咋搞就睡了不好意吸

正文在评论lof不让我发口亨

脐♂橙 后♂入 下♂水
还有吞♂精 怕大家不喜欢就写的非常隐晦了

没想到第一次正正经经开车还爆了字数的西皮竟然是这对儿x

一直以来都与大流磕逆西皮的我这一次终于找回我和我最后的倔强x

ooc属于我搞搞属于他们

)邓伦真好搞o我终于搞到他叻x

))之前发预告的是小号就不要关注啦拜托拜托

(⁄ ⁄•⁄ω⁄•⁄ ⁄)希望大家食用开心